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圣灵至尊传 第444章 人模狗样

发布时间:2019-09-24 17:44:27

圣灵至尊传 第444章 人模狗样

持续三个月,他们除了追踪魔巫医的气息,沿路跟随之外,其余的时间都用在修炼自身的隐蔽能力,好不容易,真是好不容易,终于得到芷风这一句“初有成效,很好!”的肯定,四人可谓激动不已,过去三个月的辛苦付出总算没有白,他们总算熬过艰苦的初期,接下来的训练,就算依然辛苦,相信自己也能够应付了。

四人相视一眼,随即从地上爬起来,“谢谢芷风先生的教导!”齐声向芷风道谢,同时,他们看向芷风的眼神也是充满敬佩,不为别的,就看芷风现在这副样子,他可是从头到尾都这个样子,在这片魔兽横行的森林里,芷风堪称来去自如,如入人之境,很多时候,他甚至直接从魔兽面前走过,可是那些魔兽就是对他视而不见,完察觉不到他的存在,任由他在森林里自由活动,甚至进入它们的洞穴。

单就这一diǎn,阎等人就清楚知道,自己与他们这种层次的高手究竟还有多大的差距,还需要多大的努力才能追上他们,当然,前提是他们必须恢复圣灵师的力量,这才是他们走上巅峰之路的唯一“捷径”。

“行了,我们回去吧。”説着,芷风转身一跃而起,他们也紧紧跟随,五人几个跳跃,渐渐消失在夜幕下的树林之中。

回到他们暂住的农家xiǎo屋已是几近清晨,四人走进房间,却发现断还未回来,近三个月以来,他们几个固然忙着锻炼自身的隐蔽能力,可是断似乎也很是忙碌,不,是比他们还要加忙碌。

他们几个跟着芷风训练,因为训练的时间不定,所以他们回来的时间也是不定。但是,没有一次,一次都没有,他们从未在回来的时候遇上断。往往都是他们即将程,追寻魔巫医的行踪的时候,华悬才会带着断出现在他们面前。

而每一次出现,断给他们的感觉都是各不相同,有时候是满身的血气,很明显是刚刚从一场惨烈的杀戮中脱离出来,身上的杀气还未能完敛去,有的时候,他又沉寂得仿佛一滩死水,在他身上感觉不到身为生物的气息。遑论是人类的气息了。

而在近,断的每一次出现,他们都能明显从他身上察觉到比上一次强烈的,属于魔兽的凶性,那来源自dǐng级魔兽——熔岩妖虎的血统。在断身上一次又一次的觉醒,现在的他,简直就是一头披着人皮的魔兽,凶戾而狠绝。

已经习惯了这个时间见不着断,也因为对华悬很放心,所以四人并不担心断的情况,多只是念叨一句半句“华悬先生把他训得太狠了”这样的话。而他们自己每次结束训练也都是累的不成人样,一般都是倒头就睡,也同样没有时间作谓的担忧。

休息过后,他们一行人整装待发,而这个时候,没有意外的。华悬带着断回来了,华悬还是那个样子,一副冷冰冰的模样,而断相较上次他们见到他的时候,他的气息又有所改变。不是变强或是变弱,而是变得加深沉,隐隐流露出一种dǐng级魔兽血统的气息,一种可以称之为“王者之风”的气息,虽然还是很淡,但已经渐渐显现出来,看来,他的魔兽血统已经觉醒的差不多,只是不知道断是否能够完美的控制自身的魔兽气息,会不会反被其控制?

“断?”方离试探性的叫了他一句

圣灵至尊传  第444章 人模狗样

,就见断回头,“什么事,莉莉姐姐?”魔兽的凶性完从他身上退却,半diǎn不留,堆起一个略带腼腆,又显讨好的笑脸,对方离回应道。

四人眼前一亮,好家伙,收放自如,在人性与兽性之间,断控制得丝毫不差,可以想见,这段时间,他也是经过如何艰苦卓绝的锻炼才能达到如此成效,当然,这也要归功于华悬的悉心教导,四人感激的看向华悬,华悬却是把头一偏,根本看都不看他们一眼,那冷淡的模样哪有半diǎn身为他人守护者的自觉?

四人相视一眼,彼此都是微微一笑,华悬一直都是一个面冷心热的家伙,他们早就习惯了,对他的感激之情不会因为他的态度而减少半分,只是既然他不喜欢,他们也就不表现出来,留待他日有需要之时再一并报答了。

他们一行人在这个地方已经逗留了将近十天的时间,现在也该是程离开的时候了,所以四人同时释放精神力,已经臻至七色完满的精神力,隐隐带有一缕黑色,飘飘荡荡向着四周扩散开来。

“那边”四人异口同声説道,而后彼此相视,又是不分输赢,像这样利用精神力追踪魔巫医的行踪,他们每一次都会当做一次比试,只不过,每一次都是同时发现,根本不分胜负,但他们还是乐此不疲。

就在他们走后没多久,一个身影突然出现,“该死,又慢了一步”在嗅了嗅四周的气味,发现气味已经很淡,目标已经走远之后,那人不由得低咒了一声。

但是,很,他又伸长了鼻子嗅了嗅空气,“朝那个方向走吗?”喃喃低语一句,纵身一跃,顺着气味传来方向追了过去。

一如芷风所推测,魔巫医的行进路线果然都是朝那些深山老林进发,他的确是出来采药的,所以他的线路不定,这也给他们的追踪增加了一定难度,不过好在他们是追寻他的气息,再加上起先刻意的远离,让魔巫医察觉不到他们的气息,进而放松,不再消除自身的气息,所以他们倒也不至于跟丢,还是保持适当距离的吊在他的后面,一路追寻。

这一天,他们正在一家xiǎo店里歇脚,突然听见外面吵闹起来,似乎是一些村民抓到一个怪物,正在游街示众,然后准备将它处以火刑,烧死以祭天神。

本来,这件事与他们没有半diǎn关系,他们也不想多事,就他们看来,所谓怪物,也不过就是一头魔兽,或是某个长相怪异的人类,这里地处龙鸣大陆偏僻地区,民风淳朴,却也极为落后,有些事情在别的地方见怪不怪,在这里则变成了极为稀奇,极为怪异的事,村民会大惊xiǎo怪不足为奇,但是如果他们这些外来人想要插手干涉他们的事情,村民们也必定不会乖乖听劝,甚至还会刀戈相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们秉持一贯的处事原则,不闻不问,作壁上观即可。

然而,世事永远都是不那么尽如人意的,他们几个想要作壁上观,却未料,当队伍经过他们歇脚的xiǎo店之时,那个被五花大绑,锁在笼子里的“怪物”突然朝店内大喊大叫:“老大、老大、四位老大,救命啊,救救我啊”

的队伍走的很慢,那个怪物之前又都没有这般表现,现在突然发狂,大喊大叫,还不断挣扎,视线是牢牢锁定在xiǎo店中四个少年的身上,这就不由得不引人注目了,几乎所有的村民都在瞬间将视线集中到阎他们几个身上。

“老大?那个怪物叫他们老大他们是大怪物吗?”

“哎呀,那几个孩子该不会是披着人皮的妖怪吧?”

“怎么办?怎么办?去把勇士找来,把他们抓起来”

知村民的议论纷纷,一字不差都传入他们几个的耳中,而在这个时候,非常具有“友爱”的玄非等人,包括断,居然都是猛地一个起身,像是惊恐万分,立即“逃离”他们四人的身边,一副这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的样子,是令得阎他们几个哭笑不得。

村民吵吵嚷嚷,堵在xiǎo店门口,像是要堵住他们,不让他们逃走,而他们此时也才看清那个被囚禁在笼子里面的“怪物”,当他们看清那个生物的时候,不禁奈的叹了一口气,也合该你倒霉,这幅模样也不知道遮掩一下就敢堂堂正正的跑进人类的世界,这不是找死吗?

眼前的生物长着一副人类的躯干,四肢却是野兽的形态,为令人法接受的是,它的那个脑袋,那就是传説中的人模狗样吗?那不是一个犬科动物的脑袋吗?这样一个脑袋dǐng在一副人类的躯干上面,任谁看见了都会以为见到了一头怪物的。

那个狗头人身的生物睁着一双泪水汪汪的大眼,可怜兮兮地盯着阎他们四人,连带所有村民的视线也都集中在他们身上,面对这种状况,四人也是有些头大,不过,令他们在意的是,这个狗头人身的生物为什么只是看着他们,不看店里的其他人,难道它真的认识他们吗?

“这应该是化形未竟的犬类魔兽吧?”龙泽看了一眼那生物,然后説道,在知村民眼中的怪物,在他们眼中就是这般直接明了,根本没有任何迷惑性,一眼就能够看穿其本质。

“的确是,就是不知道它找上我们是为了什么?”

“它在看着你,看来是冲着你来的”

“啊不是吧?”

淮安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平顶山癫痫病医院
宁夏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通讯地址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网站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