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万古第一帝 第33章 万年骗局

发布时间:2019-10-17 23:41:16

万古第一帝 第33章 万年骗局

华一然,一个古老的人类,他活了将近500年,在尊者里面都是很高龄的存在。

在太荒世界,普通人类的寿命只有百年。

宗境修士因为修炼的缘故,吐纳天地元气,因故有着150年的寿命。

而天境修士,有着最高200年的寿命。

至于尊者则能活的更久,最高可以活到500岁。

当然能活到500岁的尊者很稀少,华一然都无法打破500年的生死桎梏。

一般的尊者能活到400岁便已经很长寿,很多尊者甚至不满400岁便老死。

如果修炼到圣境,成为绝代圣者,寿命最高可达1000年。

传说中的帝境存在,最高有着2000年寿命,纵横天下,阅历无数。

祖境生灵,举手投足天崩地裂,如神祇莅临,最高有着5000年寿命,堪称一本活着的史书,记载着一个时代的历史。

目前人类世界中最强的便是祖境生灵,那等存在站在人类社会的金字塔巅-峰,统治与庇护着一个庞大的族群。

“你怎么会被困在此处?”席千夜奇怪的望着华一然。

按理说以他的能力不可能走到此地,以帝境不死冥树为容器而培育幽冥蝎的密地,别说普通的尊者境修士,绝代圣者前来估计都闯不进来。

树窟外面的那面寒玉门,看似简单,实则无比的凶险,有着杀圣的力量。若是不懂胡乱闯,圣者都有陨落的危险。

华一然能闯过寒玉门,来到树窟内,着实让席千夜有些惊讶。

“主人,此地不是秘密宝藏,乃是一个险恶的阴谋,我们都上当了……”

华一然轻叹一声,徐徐道来。

原来,此地在南蛮大陆有着不小的名气,据传乃是一处大帝留下的神秘宝藏,得到宝藏者,不但百分百能成为绝代圣者,而且有着一丝希望成为帝境存在。

万年来,不知有多少人在寻找此神秘宝藏,从没有停止过。

“你们为何相信宝藏的真实性?”席千夜讶然,有关于宝藏的传言大陆上到处都是,事实上很多都是假消息,很少有人当一回事儿。

“因为宝藏令。”

华一然苦笑一声,从身上掏出一块幽黑令牌,哐当一声扔在地上,弃之如敝履。

“宝藏令每过百年便会出现一次,经常在南蛮大陆上引起腥风血雨,甚至有圣者为了争夺宝藏令而陨落。现在我才知道,一切都是假的,此宝藏令不过是为了引别人前来此地送死而已……”

华一然思念起历史上因为争夺宝藏令而死掉的英杰,有些落寞与戚戚然。

当初为了得到宝藏令他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却不想在此一困便是几十年,暗无天日。

席千夜微微点头,难怪树窟内会有那么多圣者与尊者的尸骨,大量尸骸堆积成山

,血液聚集成池。

幽冥蝎虫卵的培育需要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前来滋补,所以当年幽冥蝎母虫便搞出这么一个宝藏引人源源不断来送死。

难怪华一然能闯过幽冥煞毒幛与不死冥树的树窟,因为有宝藏令的存在,他才能一路畅通无阻,否则便是绝代圣者也不可能闯进来。

只不过,有着幽冥蝎母虫不知的阵法以及圣者级别的圣尸傀,闯入树窟只会死的更快。

毕竟,太荒世界上只有席千夜这么一个天之仙帝转生的存在。

“先出去再说。”

席千夜并不喜欢在幽暗的不死冥树躯干内待太久,转身便往外走去。

刚走两步,突然想起什么,望向华一然道:“你手上那个储物戒指能不能装下那个寒玉棺材?“

树窟内,除了幽冥蝎虫卵以及女圣尸傀,其他宝物也不少。

例如那个寒玉棺材便是上品寒玉打造,可以当成很不错的炼器材料使用。

而且那个祭坛使用的材料也很不凡,不过他们现在显然没有能力一次性将祭坛搬走。

地上,那些堆积在一起的圣者骨骸也是宝物,拿出去售卖都能卖到高价。

绝代圣者在南蛮大陆的地位无比崇高,属于金字塔最顶尖的存在,圣者的骨骸坚不可摧,可以打造成各种顶级武器,很是受欢迎,一般都有价无市。

毕竟整个南蛮大陆上面圣者也没有多少,圣者的骨骸自然更稀少。

“主人,那口寒玉棺材太大了,我的空间戒指只能装下一立方米的东西。”

华一然有些尴尬的道。

那寒玉棺材长三米,宽一米五,高两米,能装下如此庞大棺材的空间戒指,整个南蛮大陆怕是都没有多少,属于无价之宝,根本不是他能拥有的东西。

一立方米?

席千夜闻言,微微摇摇头。

他也发现,空间类物品在太荒世界属于很奢侈的东西,别说普通人,即使一些尊者级存在都未必有空间物品。

例如碧幽山庄的白骨坛主,他便没有空间物品。

他所认识的人里面,除了华一然,只有寥寥几个人身上佩戴着空间物品。例如在战矛山脉深处遇见的那个神秘女子,例如大师姐,例如皇家御医顾清风,例如十七皇子……他们这些人身上才有空间物品这一类东西。

至于其他人,哪怕千薰郡主身上都没有空间宝物。

由此可见,空间物品在南蛮大陆有多么的稀有。

“此次回去之后,倒是可以炼制出一批空间小饰品来。”席千夜暗暗思索着。

轰!

树窟外突然响起一声巨响,将整个不死冥树都震得微微颤-抖了一下。

席千夜微微皱了皱眉头,面无表情的往树窟外走去。

……

“师父!”

错综复杂的躯干通道里,朱庆阎苦涩的望着眼前的人,眼中有着一丝无奈与深深地绝望。

“小畜生,我好心收留你,把你养大,你却背叛我。”

朱庆阎的面前站着一个披头散发,衣衫猎猎,浑身染血的人。他提着一柄光芒暗淡的断剑,面目狰狞的盯着朱庆阎。

他眼中,似乎有着无尽的怒火无处宣泄。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白骨坛主。

他并没有死在圣阵里面,而是真的闯了出来。不过很显然,他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身上到处都是伤口,气息萎靡,连心爱的宝剑都被折断。

蚌埠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九江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十堰妇科医院哪家好
蚌埠男科
九江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