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鸿元至尊 第443章禁区内的反应

发布时间:2019-10-12 19:27:17

鸿元至尊 第443章禁区内的反应

洛岭候府改为盐城县署,缪百川这个动作有点超前,盐城隶属于洛岭郡,而洛岭郡还没有运行,缪百川却偏偏在盐城还没平定时,挂起来盐城县署的牌子。

洛岭郡;张显原本也想交给柴家,但是柴家传过来的奏疏张显看过,柴家的意思就是;柴家的人已用到了极限,也就是说,柴家现在也无人可派了。

张显也预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事先有所安排,把南部沿海地区划给了远洋海军和奋威军,让他们协助组建地方政府。

现在空缺的就是洛岭了,所以张显同缪百川张贤等研究后,决定就地取材,也就在这时慕春来投,张显心思一动,就有了主意,把慕春放在这里,岂不是落一子,洛岭这盘大棋就活了。

这的确是招妙棋,要比要比那被动的,满盘都挂着柴字的棋局有生机,张显心目中的棋局就是这样

但是柴家那盘棋他的确是无奈之举,希望不要出现他不愿看到的局面。

“缪老,你这是弄得哪出啊?”

等张显来的洛岭候府,看着那块看上去就是临时赶制,很粗燥的牌子,不明白缪百川什么意思。

“陛下先请,回头老臣在解释。”

张显笑了笑走进县署。

洛岭候府前厅改造成县衙,后厅作为张显的临时行宫。

来到后厅,缪百川这才对张显说明意图。

“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玄机,就是让禁区的人知道,盐城已经属于夏朝的一个县城了。”

“缪老,你的意思是、、、?”

“我们是主,他们是客。”

“恩!哈哈哈、、姜还是老的辣呀!”

张显笑道。

反客为主!!!

其实缪百川这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动作,但是或许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盐城禁区内现在的确出现了沉重的气氛。

宋匡仁忙着调节江昭和童亥的误会,却忽略了外面,等他终于让两人就要一笑泯恩仇时,却传来外面变了天的消息。

“什么?”

“什么?”

“不可能?”

江昭伤得很重,大能者的一击,虽然不是全力一击,可是差了一大境界,他也是难以抗衡的,最要命的是他措不及防,根本就没有想到童亥会对他出手,毫无防备的他险些丧命,所以想要恢复如初,就算有高级丹药也得半年左右,在这关键时刻受此重伤,怎么能让他不怨恨心生。

当他听到新朝国主竟然将禁区外的人歼灭,占领了半个盐城,断了他们的补给,岂不让他吃惊。

宋匡仁虽然两面跑腿,做着和事老,但是他的心态却是内外不一,这个局面对他来讲可谓是千载难逢,他自认为安稳住了夏朝国主,在这种情况下,再给他一点点时间,他的布局就会完善,到了那时候,他谁也不惧,可偏偏这这时候外面传来噩耗。

童亥在得到有些惊慌之色的宋匡仁禀报后,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他不相信这是真的。

“千真万确,盐城县署都运行了,就是原来的洛岭候府。”

宋匡仁虽然也不想出现这样的局面,可是局面偏偏就变成了这样。

童亥沉默良久,他那张像是千年老树皮的脸显得有些灰败,宋匡仁看着他,等着他发话,心里却七上八下。

童亥的状态越来越差,这些他能感应出来,自从误伤了江昭后,气色每况日下,这对于宋匡仁来说,有忧愁有欣喜。

宋匡仁的心态有点畸形,他想自立却又没有信心,他想借力,却又担心被人控制。

所以他既担心童亥状况恶化,又希望他病入膏囊。

他向江昭试好,又拜在童亥膝下,既想两人斗个你死我活,又怕两人两败俱伤,这种矛盾心思一直折磨着他。

现在形势巨变,江昭受了很重的伤,他又把宝压在童亥身上,可是看到童亥状态糟糕,又变的忧心起来。

“杜力和宇文飞现在状态如何?”

童亥忽然睁开眼,把胡思乱想的宋匡仁吓了一跳。

“啊!噢,还好,宇文飞虽然伤的很重,可是有灵丹妙药恢复的也很快。”

“江昭和那两个老家伙怎么样了?”

“江昭的伤,咳咳、、宋阙、宋寅还在闭关,不过宋阙突破了半年多了,只需稳固一下境界就行,宋寅没有突破,看样子一时半会突破不了。”

江昭的伤可不是灵丹妙药能很快救治好的,他可是受到了大能者攻击受的伤,伤到了根本,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过来,所以说江昭对童亥非常怨恨。

宇文飞受的伤,大都是外伤,因为他是被境界相同或者境界略低于他的人击伤,而他的境界又非是半步传奇,所以用以外物再加上自身恢复能力,伤势恢复的会很快。

这就是所说的境界越高,受到的伤越难恢复。

所以说半步传奇高手和大能者,一般很少大打出手。

就如忢己同许芳的大战,许芳受了重伤逃走,隐遁到大海中,一直没有再出现,他想恢复如初每个几十年休想办到,除非遇到大机缘,遇到至宝。

“恩,你牵头再跟那个夏朝国主谈一谈,想办法拖上半年左右,如果实在不行,我只好出手将宋宇接出来,告诉杜力二宋,让他们去找廖金奎谈谈,做最坏的打算,提前实施那个计划。”

“好吧。”

宋匡仁躬身施礼后退出。

回到自己的住所,他闭目沉思良久,这才派人去找杜力和宋阙和宋寅。

这次聚会竟然回避了江昭,二宋和杜力不觉诧异。

不过三人也没多说什么。

“两位老兄,小弟在这里先道声歉,打扰了你们的修炼,只是现在形势巨变,不得不找你们商议对策。”

宋阙和宋寅毕竟是江昭的人,宋匡仁不得不客气些,杜力是他的人也就不用那些虚套了。

“具体出现了什么情况?”

宋阙没有问为什么没有江昭出席,而是先讨问发生了什么大事,毕竟两人始终闭关,还不了解都发生了什么事。

宋匡仁把最近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

“宋谨死了?”

宋阙皱眉问道

、、、、、、、、、、

(未完待续。)

石嘴山治疗白癜风医院
保山男科
嘉兴白癜病医院
石嘴山白斑疯医院
保山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