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海角】锁我一生(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8:09:42
我望着那把锁,它依旧冰凉。在每一个黑沉沉的夜里,我都在问它:锁啊,你是不是要锁我一生?那是一把带着咒语的锁,即使我有打开它的钥匙,但没有咒语的配合,依然无效。父亲在锁我的时候,对我说:世上的男人都是无情的,你就不要心存希望了,他不会来的。
我说:爹,我相信,他一定会来的。但你把我锁在这儿,他怎么能找得到呢?如果你非要这样,就等着给女儿收尸吧。
父亲“哼”了一声,拂了拂衣袖,就走了。
父亲终究没有拗过我,锁被打开了。当我睁开了眼睛,面对着浩瀚的星空,沐浴着旷野里吹来的阵阵野风,我就知道,我的锁被父亲打开了。我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时候打开了锁,我只知道,我一直不吃不喝的和父亲抗衡着,直到我的呼吸越来越弱,直至失去了知觉。我就这样静静地躺着,享受着来之不易的自由。这自由,可是我用生命换来的啊!我这样躺着,躺着告诉自己,等天亮了,我就可以去找姚子琪了。
三年前,我在林子里闲逛,第一次蜕变成人类的模样,我高兴得不能自已。我学着人类走路的样子,总是磕磕绊绊的,难以协调;我学着他们说话、唱歌,但话不成句,曲不成调。忽然,一阵“汪汪”声吓了我一大跳,我回头望去,一只野狗正虎视眈眈地瞪着我。我不知如何是好,连自己的法术都忘得一干二净,脑子里闪就出了一个字——逃。我撒开脚丫,准确点说,我是四脚并用的。我这个逃的动作,如果让谁看见了,一定会觉得滑稽透顶。你想想,一个正值青春,还算是有点姿色的少女,像一头野兽一样的在林子里狂奔,那样子实在是不雅观。但是,我不这样,又怎么办呢?总不能被野狗当作美餐吧。我逃命的本领,还是相当不错的,毕竟我是会法术的人,虽然我完全忘了法术,但野狗要追上我,还是很困难的。情急之中,我跑错了方向。本来是应该往林子深处跑的,可是,我却跑到了林子外面,跑到了林子外面的一个村子里,急头急脑的就闯进了一个农户的家里。我掩住了农户家的门,气喘吁吁地趴在门缝里看着那只野狗在门外狂跳怒吼。那只野狗,怎么比我还笨呢,我不由得“咯咯咯”地笑了起来。野狗不知是看见了什么玩意,总之是比我更弱小的一个什么东西吧,就转移了目标,去追那个更容易得手的东西去了。我有点遗憾地靠住了门,有点不过瘾的样子。就在这时候,我看见了姚子琪,他正瞪着一双好奇的目光,看着奇怪的我,这个闯入他家的不速之客。我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低下头看着脚尖。
“你是来找我玩的吗?”他说。那声音,带着一点的磁性,哑哑的,真好听。
“玩?”看着眼前这个模样俊俏的大男生,我真不明白从他嘴里会说出这么一句很幼稚的话来。
“是呀,不是来找我玩,那你来干什么?”
“哦,那是,当然,当然。我当然是找你来玩的啦。”看着这个思想似乎只有三四岁孩子的大男孩,忽然之间,就觉得他特别可爱,而且他一点儿也不怀疑我这位不速之客的来龙去脉。正好,既然他这么想玩,就陪他玩吧。
“我就知道,什么事都别想瞒过我的眼睛。”他说着,就朝我走来,像对待一个非常熟悉的老朋友似的拉住我的手,一边朝外走一边说,“我叫姚子琪,你呢?”
“胡媚儿。”
“嗯,不错。”
“你带我去哪儿?”
“我们去前边的林子里,去玩捉迷藏吧。”
“捉迷藏啊?亏你想得出!”
“怎么了?如果你能找到我,就说明我们今生有缘。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找到过我呢。”
“哦,那我试试吧。”
姚子琪不知道,我是有法术的,不论他藏到哪儿,我都能找得到。姚子琪不服,藏了一次又一次。但每一次,都被我轻而易举地找到。当我最后一次找到他的时候,姚子琪瞪大着眼睛看着我,摇了摇手,说:“不藏了,不藏了。”然后,他抓住我的手,满怀深情地看着我,说:“看来,我们真的是有缘分的。你相信吗?”
我点了点头,一双小手躺在他温热的手掌里,我的心不由得“噗噗”地跳得剧烈起来。
他笑了,笑得那么好看,那么幸福。
缘分就是这样开始了,好多天了,我似乎忘了回家。我觉得,自己被姚子琪所说的缘分锁住了,我离不开他了。爱也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来了,我迷恋着姚子琪天真的笑,迷恋着他拉着我的手,说我们去玩捉迷藏的样子;迷恋着他高兴的时候,就那样冲动的,毫无邪念地抱着我。直到有一天,他的父母从外面回来,带回来了一个和我一般大的女孩。他的父亲说,女孩是他舅舅的女儿。舅舅和舅母先后去世,临终时,把女孩托付给了他的妹妹和妹夫。他的母亲说:子琪,以后,襄儿就是你的妻子了,你要一心一意地照顾她一辈子,这是我和你父亲在你舅舅面前的承诺。
姚子琪把我拉到身边,说:“爹,我要和媚儿结婚,媚儿才是我的妻子。”
姚子琪的父母这会儿才注意到了我。
他的父亲说:“这个丫头是哪里来的,一看就不是正经人家的女孩。”
他的母亲说:“姑娘,你回去吧,别再纠缠我们子琪了。”
我知道,这本来就是一场玩笑,当姚子琪还要再说什么的时候,我制止了他,我说:“子琪,好了,就听你父母的吧。你不是说我们有缘吗?如果,缘分是真的,我们还会见面的。”
就这样,我离开了姚子琪。
记得,姚子琪曾经不顾父母的阻拦,追了出来,他说:“媚儿,我会等你的,等你回来。”
我说:“姚子琪,我骗了你,你知道吗?我不是人,我是一只得道的狐狸。不然,我也不会那么容易就找到你。这缘分,是我用法术骗来的。所以,还是忘了我吧。”
姚子琪说:“不,媚儿,我不管,我就要你。”
不管姚子琪怎样的挽留,我还是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可是,在一起的时候,我以为迷恋只是一种需要,但当我离开以后,迷恋竟然变成了一种折磨。我的心,也被这种迷恋一点一点的撕碎。我一次一次地跑出去,和姚子琪在我们曾经捉迷藏的林子里幽会,又一次一次地忍痛分离。直到我被父亲的一把锁,锁在这山洞之中。在父亲带我走的时候,我在林子里留下了记号。在那株我们经常倚靠着的菩提树上,刻下了我的地址。我在心里默默地说,子琪,我会一直等你。

子琪,我又来了,我终于重获了自由。子琪,那片属于我们的林子,你还记得吗?你还在那里等着我吗?
我终于到了,到了属于我们的那片林子里。但是,林子里,我找不到子琪的影子。我从日落等到天黑,从天黑等到天亮,偌大的林子里,只有我和满目苍翠的树。
我们的菩提树,还在吗?可寻遍林子,那株菩提树,毫无踪迹。在长着菩提树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大坑。菩提树,你去了哪儿?你,一定是被什么人毁了,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坑?天灾还是人祸?如果是天灾,怎么连菩提树的尸骨都不见?如果是人祸,那是谁?子琪的父母,还是我的父亲?
子琪,那是你吗?俊俏的身子怎么臃肿了?膝下承欢的,是你的孩子吗?正看着,一位婀娜少妇从里面走了出来,抱起了孩子,说:子琪,回家吃饭了,快点。
那少妇,是襄儿。现在,她成了姚子琪的爱人。
“子琪,你去林子里看了吗?如果长菩提树的地方,又长出来一棵小树怎么办?”襄儿说。
“放心吧,我在坑里洒了好多石灰,菩提树不会再发芽了。”
那扇曾经被我无意中推开的门,随着他们跨进门槛的背影,严严地合上。

我没有去再往前走的勇气,我不能去打扰他们,我又有什么资格去打扰他们?我告别了子琪,告别了见证我们缘分的林子,回到了属于我的山洞。父亲不解地看着我:“怎么回来了?”
见到惟一的亲人,我泪如泉涌。我跪在父亲面前,央求着:“爹,你还是锁了我吧。”
“锁多久?”
“锁一生。”
“傻孩子,这一生,可是五百年啊!不过,那个时候,你会功力大增,无所不能。这样,也值了。”
“不,爹,我想倒回去。我不要功力大增,不要法力无边,我要变回狐狸。”
“孩子,你傻呀。你能有几个五百年啊?”
“爹,你就应了孩儿吧!”
“唉……”
我心甘情愿地被锁锁着,我心甘情愿地任时光倒流。我在心里默默地说:子琪。等我,我会变成一只可爱的小狐狸,躺在你的脚下,看日月消长,风云突变。

共 06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锁我一生,只为许你一个来世,宁愿成为没有法术的一只小狐狸,单单纯纯地陪伴着你,共度日月。这枚锁,是世俗的隔阻,也是感情的分界。小说描写了一只名叫胡媚儿的小狐狸,在法术初有小成的时候,化为一个妙龄女子跌跌撞撞行走人间,却被一直野狗追逐,躲到了一户人家那里,因此遇见了那个让她动心的男子姚子琪,姚子琪心地纯良,他信奉缘分,也喜欢上了小狐,可是父母之命让他娶了已故舅父舅母的女儿襄儿,胡媚儿伤心离去,却始终忘不了姚子琪。在她的父亲把她带回洞府之前,她留下了记号,期许着子琪能记得她,能等着她,然而,在她终于以死抗争在父亲的锁下重获自由的时候,子琪已经为人夫,为人父,胡媚儿放弃了寻找,请求父亲将自己锁住,消耗所有的灵气,只为下一场的遇见。小说情节设计很有特点,语言中规中矩,然而人物形象的塑造上,稍微欠缺了细节的支撑,主题的提炼略显不足,不过情感的抒发上,却是神完气足,可圈可点。欣赏,推荐。【编辑:易水犹寒】【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727 1】
1 楼 文友: 201 -07-26 15:11:1 姐夫,你的速度真快。又一篇啊~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7-26 15: 1:4 妹夫,辛苦了,上茶!这个感觉谈不上一篇,一个吧,是一个。
2 楼 文友: 201 -07-26 15:12:11 姐夫,你的 的地得 也要注意一下哦,我修改了几处,如果不对,你再修改过来啊。
回复2 楼 文友: 201 -07-26 15: 2: 1 改了就好,都怪我太不用心了。
回复  楼 文友: 201 -07-27 11:19:54 本来想写小说的,开了个头,后面不知怎么办了,然后,就这样了。
4 楼 文友: 201 -07-27 12:44:48 嗯,在我眼里,无论长短都是好的O( _ )O~
回复4 楼 文友: 201 -07-28 00: 0:07 谢谢飞花,祝好!再谢谢你的夸奖,呵呵,我可不可以得瑟一下。。。。。。。小孩上火
成人纸尿裤有大小吗
宝宝脾虚吃什么食物
每天大便不成型拉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