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驭颜 138、健身中心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7:31

驭颜 138、健身中心

海鲜、海滩、按摩、冰淇淋,等一切尝了个遍,晚饭后既累又乐得合不拢嘴的五人组摸摸肚皮,准备坐电梯返回六楼。

然而刚到二楼,电梯停了下来,随后一男一女以及两名同样像是参赛者的女孩进了电梯。

宁缨看了一眼那先进入的男人,不禁愣了一下。

是他?在游轮上那会送给自己一瓶万花油的那位?叫什么,杜,杜辰浩?

此时的他仍旧一副西装革履古板生冷的模样,那个尾随在其背后戴副眼镜的应该是他的秘书,战战兢兢地缩着脖子,胳膊肘夹着一叠文件。

几乎与此同时,杜辰浩也注意到了某个眼熟的少女的存在,不过他眼神中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只是淡淡地扫了她和她挂牌上的参赛信息一眼,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其实也差不多是陌生人了。

宁缨也正好懒得搭理,便在拥挤的空间中装作没有看见。

电梯到了四楼后,杜辰浩和女秘书急步走了出去,很快随着电梯门的合上,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这时电梯里唯独不属于花家人的另外两个女生突然埋首嘀咕起来。

宁缨正好立在她们身边,无意间听见她们说刚才那个男人是白日集团本部的杜总,hr总监。听说这次是白泽老爷子吩咐他过来,作为总部的代表,全程观摩灵朵的活动动态。

说是观摩,其实和监督差不多吧。宁缨在白家呆了两年,这一点倒是清楚的很,父亲白泽在商业上从来不轻易相信任何一个人,连他的亲生儿子也不例外。这一次白子谦突然下血本投了那么大笔资金举办这场比赛,他是怎么着都要找双眼睛紧盯着白子谦的一举一动吧。

宁缨暗暗撇嘴,怪不得她当初觉得这个杜辰浩也有些眼熟呢,原来当初她冒充护士去病房里看白泽的时候,这位当时也在屋里,还一丝不苟地拒绝了白泽侄子的入职请求。应该是个死板的人吧。

四楼东区是健身中心,杜辰浩如约出现在会场的门口。

犀利的眼眸在偌大的场内扫视了一圈后,将视线停留在中场地附近的台球区。

那里站着几位身份不低且一身运动服的年轻男子,还有几位貌美靓丽衣着光鲜的女人。

杜辰浩不急不慢地走了过去。在离台球桌三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清了清嗓子以引起他人注意。

“白二少。”

白子谦正在专心用球杆瞄准着一只球,突然听到对方的声音,倒也旁若无人沉得住气,直至自己这一棍下去。漂亮地打了个连击球。

待这一系列动作做完,他才微微勾起薄唇,抬手将球杆扔给了其他人,而自己则绕过球台,撩起衣袖在旁边的藤椅上坐了下来。

“杜总,来,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这是盛园集团的孙少,这位,海德制药南锦分公司的张总,还有这两位你应该眼熟。是我们灵朵的两位部门经理,”白子谦指了指四周的年轻人,又抬眼望望自己左侧那个身材姣好的女人,道,“温然,我夫人。”

温然巧笑倩兮,主动蹬着一双高达十厘米的细高跟,走上前去伸过葱白如玉的手指,红唇勾起撩人的弧度:“你好。”

她的惊艳已经在刚才完全令其他的富家纨绔子弟挪不开眼了。这一位虽然看似死板,但她也完全不乏信心这张脸可以令他和他们没有什么区别。

然而杜辰浩竟然完全不给面子。直接无视了她伸过来的娇手,板着面孔径直向着场地中唯一的男主角走近。

温然愣了愣,不可置信地将手臂讪讪缩了回来。

白子谦半眯着眼,以一个舒服的坐姿懒洋洋笑着。拍拍右侧的座椅,“杜总,来,坐,我们聊聊天。”

杜辰浩瞳间闪过一丝眸光,并没有坐下的意思。身板挺得笔直,语气冷冷淡淡:“二少这个时候找我过来就是为了聊天娱乐?”

“那你以为呢,喊你来加班?那多扫兴!”白子谦不喜不怒,挑眉看了眼腕上的黑色劳力士,又看向对方,“现在是晚上七点半,我们至少还可以在这里呆上两个小时以上。”

杜辰浩沉默了一刻,突然想明白了什么,回身让他那位女秘书先走,而自己则终于在白子谦身边坐下。

“我还以为杜总会以工作为借口不给面子呢!”这时旁边一位灵朵的副总哈哈笑了声。

杜辰浩一双没有温度的眼眸直直看了过去,只一眼就把对方吓了个呛住,躲到角落里咳嗽去了。

白子谦抬眸看了看双方,打了个响指让温然去把他那瓶珍藏了许久的柏图斯拿过来。

“这个你们今天一定要尝尝。”他环视全场,用了不允拒绝的语气。

半杯葡萄酒下肚,不胜酒力的杜辰浩的脸上已经泛起了两团红晕,可他的脑袋还是清醒的,“二少,其实你今天完全不用这么费力,要知道,我并不是你的敌人,甚至也从来不是白总用来观察你的眼睛。”

终于还是沉不住气了吗。

白子谦拍拍他的肩头,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道:“那你现在又为什么会在这里?”

杜辰浩避开他的视线:“无趣地按照上面的心意编一些套话而已。”

“可惜……”没有人料到白子谦会突然起身,大步走到旁边的保龄球场,用手指夹起一只沉重的保龄球,冷冷侧过脖子,“我了解到的情况好像并非如此……”

杜辰浩猛然抬起了头。

下一秒,只见对方一个帅气无比的滚球姿势,那保龄球从他的手中离开,笔直在球道上向着预订目标冲去。

“哗啦!”所有球瓶倒下的瞬间,杜辰浩莫名地感到心头一颤。

白子谦没有转身,视线一直停留在球场。“我知道你是整个白日集团最尽职尽责的一位总监,而且我也清楚大哥正在努力地把你说服过去,可是你有没有认真想过,父亲为什么会突然把你派到我的项目中来?”(未完待续。)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再线咨询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收费贵么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咨询号码是多少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手术价格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地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