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最后的自然之灵 第一七六章 隐于暗处

发布时间:2020-01-17 02:42:03

最后的自然之灵 第一七六章 隐于暗处

散落满地的几十具焦尸,早已蜷缩扭曲成一副怪异模样。甚至连覆盖在盾牌表面,用来消声减震的皮革,此时都只剩一撮焦黑痕迹。

“噼!啪!”

烧透的人骨如木材般时而爆裂开来,让本就浓郁非常的烟尘更加厚重深沉了几分。

刘林、男爵和两个中队剩下的百余人,此时依旧维持着圆阵,全神贯注倾听着雾中可能出现的任何声音。

四只迷途全死了,但四周是否还有第五只、第六只,这个谁也不知道。

按照刘林的切身感受,现在还没有半点头昏脑胀之感。或许因为他们身体素质较强,再支撑一个小时完全没问题。

这段时间或许不够冲出大雾范围,但他们却完全可以轻松赶回城中。甚至能抽时间粗略检查一下黑曜石储备,然后再回营休整。

刘林的目光除了警惕四周,也会偶尔不经意瞥向那几十具尸体的位置。那些刚刚还活蹦乱跳的棒小伙子,只因他一个失误就葬送了性命。

虽说刘林早就把生死看的非常淡,不过现在却像亲手谋杀了这群年轻人一般。

心理上的那道坎,可不是男爵他们两三句话就能说通的。

道理他都懂,年轻时更是见惯了杀戮与被杀。可他并不能因这种理由,就无视因失误导致严重惨剧的良心谴责。

狗尸或许还能直接带走,但士兵尸体却已经成了焦炭模样,恐怕需要扫帚簸萁之类的工具,才能把同伴的尸体完整带回城中安葬。

“我们先回城,等明早雾散了以后!”罗文看了眼两位正满脸警惕的中队长:“再来给所有死去的战友们收尸吧!”

虽然心中隐隐作痛,但作为军队长官,在任务或许已算完成的现在。保证其他士兵的生命安全,就成了他们不可推卸的重要任务。

一道命令,所有士兵立刻转身站定。大概找到了回守望谷的方向,立刻踏着整齐的步伐消失在大雾中。

只是他们始终都没有注意,从最开始狼犬尸体中流出的血液,一点都没有渗入泥土。而是在接触大雾的瞬间,便形成了类似胶状粘稠物的结痂模样。

并且,随着在雾气中暴露的时间越长,这些血液竟然在地表就板结成了固体。

刘林他们刚刚离开不到五分钟时间,便从南部大雾中传来络绎不绝的“咔咔咔”声。

接着,两三百只迷途幼虫显出身形,并且向着所有尸体有条不紊的分散开来。

大多数都在或单独、或三两只合作着搬运尸体,人的、狗的,碎片的、完整的和烧焦的。

而少数一些,则把撒落满地的血液,如同撕开胶带一般,完完整整的揭了开来

至于那些散落满地,很难收拾的血滴碎骨等,在搬运尸体和“血液地毯”的同时,仿佛碎糖果或面包渣一般吃了个干干净净。

原本四处大坑旁遍布残尸的情景。顷刻间,就只剩零星散落的战刀盾牌等金属物件了。

虽然现在几乎看不出,刚刚还有包括狼犬和人类在内近三百具尸体。

但那些横七竖八沾满斑驳黑灰的武器护具,和显而易见的四个大坑,却依旧在无声述说着它们过往的故事。

刘林他们根本无法确定,自己走的方向到底是否正确。但周围景象正在逐渐清晰的事实,却证明无论大雾正在消散,还是他们正在远离中心区域都是好事。

只要能离开这片该死的环境,就算暂时远离守望谷都行。当他们看到熟悉的山崖绝壁时,所有人都放下了心中那颗大石。

男爵作为此行最高级别,见大家已经相对安全后立刻嘱咐道:“回城立刻带我们去见城主和少将,这场明显不同寻常的经历,还是尽量不让百姓知道为好!”

保密!

这是他们来之前签署协议的主要内容!现在又亲身经历了这些,更知道减少人云亦云的可能性,对城主、驻防部队甚至整座城市有多重要。

因此二人没有任何迟疑,立刻点头答应下来。

接着,罗文继续补充道:“还有今晚驻守巡逻的各处岗哨,大雾散去后也要尽快控制起来。我们很可能在一个多小时后就会陷入昏迷,所以这事儿。”

光头二人对视一眼,齐齐点头领命:“是,大人!我们知道该怎么安排了!”

大雾弥漫时已经后半夜了,而守望谷作为北桑克的军事要地。除了每年万兽节七天,其他时候都有至少六个小时宵禁时间。

也就是说,后半夜街道空无一人,违令者将受到严格处罚。

假如像夜生活十分丰富的雄鹰城,恐怕他们想控制住流言蜚语,将变成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艰巨任务。

雾气沿着海岸线向南飘去,并没有因四只迷途死亡而减弱分毫。

还好再往南的直线道路上,并没有任何城市存在。

刘林等人分头安排完一切就昏了过去,大雾一路飘入了彩虹森林北侧,消失的无影无踪。

铁杉峡谷,烂泥沼泽树林外的小溪边,马硕依旧在不断练习着。

此时又是深夜,四周静谧的有些渗人。若不是偶尔微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里,隐约能听出一点脚步或喘息声,恐怕很难想象有个孩子在这儿待了许多天了。

初秋的夜间还没什么凉意,再次练习到精疲力竭后,马硕单手一撑坐到岸边巨石上。

天空有些阴郁,大部分时间月亮都会隐藏在云层后边。除了水流潺潺的“哗啦哗啦”声,这一刻连风都停了下来。

突然,马硕耳朵一动,急忙起身匍匐在大石旁,双目警惕的望着小溪对岸。

声音发出的位置大概在百多米外,此时的天色根本看不清那里到底是什么。但他知道这个时间极少我会动物还在活动。

能如此短促而快速刮擦树枝的只能是人类。

随手从小溪边摸索着,那是数不清的大小鹅卵石。挑出两颗最大的放进左右口袋,十几颗莲子大小的握在手中。

刚刚确实有声音,不过现在却突然消失。

既然如此,马硕抿了抿嘴唇,悄声退向身后的树林中。

“老三你个笨蛋!让大师兄听到了!”丁三听到树枝刮蹭的响声,吓出一身冷汗。一巴掌拍到罪魁祸首的王放屁股上,用嘴型表示自己极度不满。

王放也不敢说话,整个人都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们在蛇窝这段时间手法进步很大,于是,王放想出悄悄来偷袭大师兄的建议。谁知一眼就看到马硕坐在溪边,若非三人在树荫下,恐怕大师兄早就看到他们了。

心中顿感慌乱,再看溪边,马硕的身形已经消失在视线中。

见此情形三人更不敢乱动,周围再次恢复安静。而在他们身后百米左右的一棵树后,两个斗篷人影正在悄悄注视着他们。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怎么样
泰州市第四人民医院怎么样
南昌哪家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莱芜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邢台治疗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