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韩红谈梦之声当导师我一点都没装孙子

发布时间:2019-06-08 05:29:55
1岁宝宝发烧
1岁宝宝发烧
1岁宝宝发烧

在有“中国偶像”之称的东方卫视《中国梦之声》四位评委中,王伟忠()经常慈祥地笑而不语,()一见帅哥靓妹就直呼“宝贝”,()(号:lovemingzone)总是露出一副圣母般的笑容,唯独韩红的表现最让人摸不着脉。面对19岁女孩洋洋得意地说自己谈了13次恋爱,韩红爆出粗口;面对一位漂亮女生“挑衅”般的眼神,韩红愤然离席;面对唱歌跑调竟然还发了专辑的歌手,韩红怒斥,“你赶紧给我下去吧”。同样是韩红,面对父亲患直肠癌晚期的选手唱爸爸的歌,她瞬间痛哭流涕;看到拿不出彩礼钱就娶不了媳妇的流浪歌手,韩红给女孩的妈妈打请求成全他们;韩红还会从评委席上走下来,怀抱吉他亲自给盲人选手配乐;当看到选手在台上伤心地哭,韩红会苦口婆心地劝……对于韩红这门“大炮”,有人喜欢她直爽、霸气、真性情,有人质疑她霸道、嚣张。面对的采访,一向直来直去的韩红坦言如此被定位也有苦衷,但是她完全可以问心无愧地说,“我一点都没装孙子。”

早知道这么累就不会去当评委

:当初为何答应加盟这个节目?有什么特别的吸引力吗?

韩红:最初是我们公司先答应人家了,实际上我对这种选秀类的节目一向非常小心,也不轻易去参加,但是公司已经答应了,我也就不好推辞了。另外“中国偶像”这四个字特别吸引我,在我心里“中国偶像”的意义不仅仅是唱歌和选秀,在选歌艺之前,这个人的形象一定要很端正很阳光,人品要好,艺德要好,同时有艺术潜质。我是想真正从草根和基层中多选出一些有音乐才华的年轻人,向人们证明,哪怕你是草根,你也可以成为这个时代的榜样。

:真当了评委,跟之前想象有何不同?

韩红:我非常不适应超负荷的工作。我们每天9点化妆,11点开始录制,一直持续到凌晨两三点,将近20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录像工作真的很繁琐,在此之前我真不知道这样的真人秀栏目做出一期节目那么费劲,我要早知道这么累就不会去了。中国梦之声完全按照“美国偶像”的版本来做的,我没想到国外的节目对“节目性”这三个字如此看重,有些歌手在我看来第一轮就该被淘汰,但却始终留他们到最后,一层一层的让他们通过,都是为了节目增加看点。

:但是这样会有观众质疑你们在表演。

韩红:还真不是表演,确实是真人真事,但是不乏有节目性的策划在里面,比如那个穿高跟鞋红裤子的男选手赵卓能,第一次我们几位评委就没看上,但导演组建议留下,认为他有勇气挑战自己,我虽然不太赞同,但考虑到节目需要还是留下来了。这样的情况经常发生,导演组和评委之间的想法不太一致,尤其对于我这样从相对严谨的青歌赛下来的评委,多少会有些不习惯。

:观众也许会把不满发泄在评委身上。

韩红:确实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我只能说我作为评委,虽然性格比较直,但现在也在慢慢的转变观念,有时确实要配合节目组的要求,让节目更有看点。

四位评委其实私下特别“铁”

:几位评委现在逐渐形成了各自的风格,也达成了一种默契,是之前有沟通吗?

韩红:没有沟通,但是我估计导演组在选择我们四位评委时已经单独沟通过了,李玟主要选择唱跳型的,王伟忠主要选有效果、未来有潜力的,黄晓明主要选形象特别好、能做偶像的,我是要卡唱功的,音乐必须要好。

:能评价一下其他几个评委吗?这么多天相处下来一定感触很深。

韩红:我想说能支撑我一直在评委席上坐着的动力,就是来自这三位评委的友情,因为我们的工作实在太累了,我身体没有那么好,如果不是他们给我力量,我是支撑不下来每天20个小时的工作的。外界总想在我们几位评委之间去挑事,认为只要评委有不同意见了,就说明我们之间有矛盾,事实上我们在选择学员上是各抒己见的,但生活中我们之间特别“铁”。伟忠哥是综艺老大,他在我们四人中真的是扮演着干爹的角色,我们都开玩笑管他叫“干爹”,因为他实在太照顾我们了。四人里面,李玟是我认识最早的朋友,她是一个非常简单快乐的人,没心计,大大咧咧,她带给我们很多欢乐,我特别喜欢她。

:与其他两位评委相比,你和黄晓明之间的话题比较多。

韩红:我和晓明之间有很多好玩的事,确实是因为我们关系不错。晓明是我兄弟,跟我妹[微博]是同班同学,所以我们不是特别陌生,再加上我发现他人真挺好挺厚道的,不像外界说的那样,你说他二吗?他也不二,他可聪明了。晓明说了,这个节目结束后正式拜我为师学唱歌,我都是他师傅了,我还有什么不能跟他开玩笑的?

:据说你们之间还有亲吻动作,没播出来?

韩红:真没亲,只是他抱着我的脸亲了一下。缘由是那天黄晓明突然发现,他自己唱歌有进步了,因为每次他唱歌我都给他说两句,虽然时间很短,但对他的帮助很大,他当时特别开心,说“师傅,来……”于是就亲了一下。

:观众在上看到的都是剪辑过的精彩部分,还有很多故事是看不到的吧?

韩红:场外发生什么我不太清楚,我们一坐下开始录制就是十几个小时,晓明的腿不好,一坐下就要把腿架起来,一架就是十几个小时,很疼很疼,就得忍着。老爷子伟忠年纪大了,腰不好,也一直挺在那,李玟一直要穿着高跟鞋工作,都很累,这是一个很难坚持的过程。

:但在电视上看,你们的情绪一直非常高涨,评委之间互动也特别多,怎么保持这种状态?

韩红:这就叫“职业”,没办法,聚光灯一打开,我们必须这样。其实每次一喊“停,休息十分钟”,你看“唰”的一下,四个人全瘫桌子上了。

那些火爆场面全都与剪辑有关

:你在电视上说话特直接,特火爆,是不是很过瘾,你这门大炮终于找到阵地了?

韩红:我其实一点都不火爆,这就是跟剪辑有关系了,我越到后来话越少了,但是他们总能找到我火爆的镜头。而且只要我没话了,稍微安静下来,节目组工作人员迅速跑到我面前对我说,“韩老师,求求你了,再兴奋点,再活跃点……”我很难,我已经被节目组定位为一个“大炮”了。

:主要是因为你一张嘴就特犀利,特性情,爱骂人,不留情,有人觉得你霸气,但也有人觉得你嚣张,你在乎吗?

韩红:我是一个看似嚣张,内心却相当柔软的人,我可以为一个选手去跟节目组争得面红耳赤,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为孩子们争取更多的表现机会,在这个舞台上表现出的我是一个真实的我,我一点都没装孙子,你们可以去问问那些选手,他们最清楚谁最爱他们,谁最疼他们,我就是嘴上横,该给过的,我全给过了,因为剪辑的节目需要,必须要有冲突才好看,只可惜我比较“倒霉”,每次必须拿我剪。当然我也承认,从头到尾,王伟忠和李玟确实没有发过脾气,黄晓明还拍过两次桌子呢,只是没在电视上播。

:你说喜欢拿吉他的音乐人,但是根据以往选秀的经验,这样的人往往成为炮灰,最终获胜的大多是形象好,唱得好的歌手,你怎么看?

韩红:那种情况一定是电视台坚持的,但是“中国梦之声”有我在,我就一定要改变这种现象。

:看到选秀过程中有不少20多岁的孩子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是不是挺难受?

韩红:我觉得他们剪辑的对我有点不公平,其实我是特别可怜这些孩子的,比如那个唱《三天三夜》,号称自己高音无人能敌的吴强,这些孩子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他们是很需要关怀和帮助的,可惜他们没给我剪辑出来。当时他停下来时,我发自内心地对他说,“小伙子,你真的不能这样,你如果真的热爱音乐,就应该从最基础的开始学起,不是嗓门大声音高就是艺术了,你应该一点点走进艺术的大门,你现在这叫走火入魔。”可惜他没听进去我的话,还在说“其实我已经赢了coco了”,太可怜了,可我实在没辙了。

:在评委席上会一直坚持到底吗?其他的演艺工作和团里的事情怎么办? 韩红:我肯定要走到最后,撤不下来,目前团里的工作还在兼顾,还要抽出时间去下部队,这个不能耽误,除了这个其他演艺工作都停了,不过9月份韩红爱心基金会行动的援疆活动还会照常进行。

肇庆落实“涉渔收费”彻实为渔民减负
北京798在艺术中重生(社会万象)
蛇口集装箱码头显著提升实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