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通天宝典 第174章 误会

发布时间:2019-09-13 20:37:44

通天宝典 第174章 误会

和胡狸一道去外事大院办理离洲手续的时候,风可儿一直揪着小心肝来着:一来,她总觉得自己的这块身份玉牌来得匪夷所思,心里虚着呢;二来,近四年来,她在灵界就是个隐形人。联盟里关于她的各项记录皆为零,而她偏偏又是真仙一层的修为。总之,明眼人一看就知,她身上是各种的矛盾与不和谐了。联盟那么强大,能不质疑吗?

但是,她必须在灵界混下去。而,联盟那里就是道绕不过去的坎。她迟早要面对这一天的。

所以,咬了咬牙,她大步跨进了外事大院。

胡狸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紧跟其后――尽管自家主人从来不摆主人的谱,但这是在外头,该讲究的规矩,还是得严格执行。

然而,事情比主仆俩想象的要顺利得多。

到了大院里头,胡狸熟门熟路,便改为在一侧的前方引路。

办理离洲手续属身份玉牌管理处的业务。那里早就大门敞开。门下有一绯衣女子正焦急的引颈张望。看到他们主仆俩,她殷勤的老远便迎了上来,长揖到底:小的恭迎大仙。

风可儿愕然:今儿这是唱得哪出!

你是谁?胡狸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伸手将人挡住。不过,话一出口,他便后悔莫及――从衣饰上看,眼前这位的应该是外事大院里头管事级别的人物。唉,这起子家伙是出了名的难缠,轻易不可得罪之。

不想,绯衣女子连头都不敢抬,依然保持着长躬的姿势:回禀仙人,小的就是这一处的管事。

这里换新管事了?胡狸拧眉。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一处的管事是个长得跟个饭团子一样的中年女修。还有,联盟的管事们谱儿可大了。明明他们的修为低他很多,却欺他是妖兽,血统不如他们高贵,都是以道友称呼他的,从来没有象今儿这般尊称仙人。

回禀仙人,您上次驾到。前头的三位管事却目无尊长,冒犯了您。是以,他们全部被去了差使。小的正是这一处的新管事。小的刚刚得知尊者亲临,早早的在此恭候。绯衣女子额头上的汗珠子下来了,叭嗒,掉进沙地里,嗖的不见了。

竟还有这等事。胡狸轻抚自己眉心的银莲印记。扯起嘴角侧身看向尊者。

风可儿早就回过神来,一直在旁边看热闹来着――nnd,她怎么忘了这里是修真界!在修真界,从来都是强者为尊的。而她的修为在整个灵界算不了什么,可是架不住南灵洲是新人世界呀。

在这地界,真仙修为乃是强者的代名词!

她,风大仙,就是南灵洲里的尊者!

而一个小小的管事是没有资格直接与她交谈的,所以,刚刚这位管事一改以往的傲慢。接受了胡狸的阻挡行为。

风可儿摆摆手。对胡狸说道:办事正紧。

喏。胡狸拱了拱手,转身说道。唔,也没什么大事。我家主人想去别的地方转转,故而,过来打个招呼。

管事闻言,竟吓得扑腾一声跪了,连呼请尊者息怒。

新鲜出炉的‘尊者’童鞋满头雾水。这家伙哪只眼睛看到她怒了!好端端的,她的怒从何来!

这时。胡狸通过神识告诉她:主人,以你现在的身份,可以随时随地的召唤联盟管事。

我靠!风可儿瞪之:不早说!

胡狸讪笑:我也是刚刚通过读心术读到的。

罢了,你叫她早点做事。风可儿抚额。总而言之,是他们主仆俩既无知,又过于小心谨慎,这才闹出误会。

喏。胡狸将石家豪仆的作派学得淋离尽致,居高临下的传话,我家主人说,罢了,命你早点做事。

多谢尊者。多谢仙人。新管事战战兢兢的爬起来。她一得到准信,便扫榻相迎,这会儿,只需将人引至东面的主位前就坐即可,尊者,敬请上座。

风可儿也不推迟,撩起袍子,大摇大摆的盘腿而坐。

接下来,新管事请了她与胡狸的身份玉牌,在上面灵笔一点,再双手奉还。至始至终,这位管事都木有提出任何质疑。

办好手续后,新管事又恭送这对主仆离开。

走出了十几步,胡狸见那家伙还保持着长揖的姿势,忍不住感慨道:她居然没有扣除润笔费!风可儿的谱摆得那么大,他身为本命守护兽也不能太小家子气。是以,他不好当着人家的面查验。出了屋子后,他才身份玉牌笼在袍袖之中,注入灵力。

结果,他发现,他的身份由南灵洲妖兽修,变成了本命守护兽修。而上面的功德数是一点也木有少。

风可儿闻言,也取出自己的身份玉牌,注入灵力查验一番。里头的记录也有了变化:少了南灵洲三字,多了座下本命守护兽胡狸这行字。功德数依然为零。

把你的胆借给她,她也不敢哪。她收好玉牌,哈哈大笑。好啦,本大仙的身份这回总算在灵界过了明路。

这时,背后传来一声呼唤:风道友,请留步。

得了,‘风大仙’又变回‘风道友’了。想必这位的身份不低。风可儿狐疑的转过身去。只见,一位紫袍飘飘的美女脚踩祥云,从天而降。

风道友,行色匆匆,欲往何去处呀?她走上前,盈盈笑问。

而此时,风可儿已经看出对方也是真仙一层的修为。还有,她百分之百的肯定+确定,以前从来没有见过此人。

于是,她也笑眯眯的抱拳打招呼:在下风可儿,请教道友高姓大名?

紫袍美女抱拳回礼:好说好说,南灵洲联盟分部右执事长老古玉灵。就是区区。

胡狸闻言,两个眼皮直跳。他赶紧半垂下头,做低眉顺眼状,掩去异样。

原来是古长老,久仰久仰。风可儿大汗――呃,好象真是个如雷贯耳的存在。只是,恕她孤陋寡闻。还真没听说过。还有,大家以前连面都木见过,这家伙却特意追上来,到底是神马意思?

不想,那古玉灵却象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一样,掩嘴吃吃发笑:风家妹子,真是个妙人也。

危险。貌似要换宅斗频道!风可儿心里咯噔作响,硬着头皮嘿嘿笑道:哪里哪里,玉灵姐过奖了。不就是秀亲热吗?切,都是千年的人精,谁不会呀!

古玉灵闻言,亲热的挽上她的一只胳膊:听说妹妹要离开南灵洲?

风可儿有几百年没被人这样挽着了,更何况,还是一个陌生人。然而,敌友不明的状况下,她也不好抽回胳膊。拂了人家的脸面。事实上。她还得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其乐融融’:在这里住了这么久。我也舍不得离开。有点事,我要迁去中灵洲。

古玉灵哦了一声,一只手依然挽着她,伸出另一只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既是凑巧碰到了

,我便去渡头,与妹妹送行。

看样子,她很识相的放弃了凑巧碰到的初衷。风可儿非常欣赏她的眼力劲:多谢。

接下来。这个莫明其妙的古玉灵真的将他们主仆俩送上了接引光球。等光球飞离渡头老远,风可儿还看到她的紫色身影伫立在渡头之上。

看出她想做什么吗?风可儿用神识问道。那家伙事先在身上布了结界,是以,除了修为,她什么也看不出来,只能借助胡狸的读心术。

胡狸叹了口气:她的识海里有禁制,我的读心术用不上。这一次,风可儿连进两阶,因为契约符的关系,他也受益非浅――他发现,这段时间以来,不管对方的修为几何,他就没有碰到过他读不透的识海。唯一的例外,就是古玉灵。

风可儿顿时心中警钟长鸣:看样子,她知道你的本事,这是早有防备。对了,你知道她是什么来头吗?

胡狸答道:她本是东灵洲胡家的旁系子弟,一直负责胡家在南灵洲这边的事务。晋升真仙之后,她被南灵洲联盟分部任命为右执事长老。她为人豪爽,在南灵洲素有威名。见风可儿面露尴尬之色,他握拳遮去嘴角边的笑意,清咳道,不过,主人很少在外头行走,不知道她的名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而且,主人刚刚应对得也恰到好处。

呜呼,不能再这样的无知下去了。风可儿扭过头去,看着中灵洲方向,换了个话题:等到了中灵洲,我们先不要急着去落户。等把规矩打听清楚了,再落户也不迟。这叫磨刀不误砍柴工。

胡狸也是这么想的。

在灵界,世家和联盟的势力很大。修士们几乎无不明里暗里的依附于各世家。唉,散修真心不好混呀。

然而,自他飞升上来后,一直没有世家来勾搭。他仔细分析过其中的缘由:一是他姓胡,二是,他对外宣称主人正在闭关。所以,旁人误以为他的主人是胡家子弟,不敢贸然招惹。而他只是一个妖兽,难入胡家的眼,故而,胡家也没来找他。

一干有心人都在等他的主人出关。

这不,他的主人一现身,古玉灵就迫不及待的找了过来。

幸运的是,胡家傲得很,自诩胡姓高贵。除了直系子弟一生下来就冠以胡姓外,众多的旁系子弟,如果没有得到家族的认可,是不能姓胡的。

胡家树大枝多,旁系子弟多如牛毛。谁知道谁呀。这不,古玉灵也迷糊得很呢。

但是,身为修真世家的旁系子弟,岂会不清楚灵界的明规暗矩?如果他们主仆俩再在中灵洲于这方面露出破绽,那就难以再骗过众人的法眼了。

之前,都怪我疏忽了。胡狸很认真的用神识说道,现在,主人的修为上来了。不知道暗地里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们呢。好在,我现在手里有了点人手。他们都在暗处,行事也还算便利。我这就发令下去,多方面的打探清楚。

风可儿微微一笑,同意了。在下界,他可是经过女娲娘娘栽培的暗探头子。他行事,她当然放心。

+++++++分界线++++++

我说这两天的推荐票咋突然多了起来哩。原来如此。呵呵,这坑是扑得不能再扑了,但,某峰很害怕会食言而肥。所以,今天下午六点,还有一更。

还有,多谢亲们的支持。

夜尿增多的危害
小孩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薏芽健脾凝胶效果如何
宝宝发烧一般会持续几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