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玄天道尊的综漫之旅 第二百五十八章龙族 六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9:19

玄天道尊的综漫之旅 第二百五十八章龙族 六

他来了,一如传説中,骑着八足骏马sleipnir,提着世界树枝条制成的长枪gungnir,穿着暗金色的甲胄,披着暗蓝色的风氅,独目!

本该只存在于文字和壁画里的北欧神王——奥丁!

迈巴赫轰然撞了上去,lieipnir嘶吼着,四枚前蹄扬起在空中。四周的雨水全部汇聚过来阻挡在奥丁的面前,冲击在迈巴赫的正面,像是一记水流的巨拳轰击上去,迈巴赫巨大的动能在短短几米里就被完全消解,车辆报警,安全气囊弹出,这样才让楚子航的颈椎没有瞬间断掉。

水流把迈巴赫推了出去,speipnir八足缓缓跪地,

那个“奥丁”把gungnir插进湿润的沥青路面,以神马为御座。

成群的黑影聚集过来,分为两排站在“奥丁”的面前,一模一样的黑衣,一模一样的苍白的脸,看了永远记不住的脸,空洞的闪着金色光芒的双瞳。

“下车吧。”男人轻声説。

东方舞和楚子航走下了车,在这场剧目中,他们只是推动者,推动着事情的发展。

“东西留下,我们离开,可以吗?”男人説,“公平一diǎn。”

“你和我之间,是没有公平的。”“奥丁”説。

“谈判破裂了,”男人低声説,“跑!”

东方舞和楚子航顺从男人的话,利用自己的声音启动了迈巴赫,开着迈巴赫快速离开了,背景是那个男人挥着刀旋转,高跳起来劈斩,向着奥丁,那个神的头颅。

看着脚下垂死的男人,奥丁的声音有些悲悯,“其实,你可以自己离开的,即使你把那两个孩子留下来,我也不会对他们怎么样的。”説到这里,奥丁停了下来,好像在犹豫要不要説下去。

“你为什么会这么説?”男人意识到可能这个答案可以解开之前的疑问。

“既然你快死了,那么告诉你也无妨。”或许是出于神明的傲慢和怜悯,奥丁説出了答案,“我在那两个孩子身上感受到了其他神明的气息,他们两个应该是‘神眷者’,那个神明应该是塔尔塔罗斯

。”

塔尔塔罗斯?男人一怔,随即放心下来,关于塔尔塔罗斯的资料浮现在心头。

塔尔塔罗斯,希腊神话五大创世神之一,冥界的创造者,卡俄斯混沌神职的传承者,希腊神话中最强大的神明。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塔尔塔罗斯为什么会眷顾自己的孩子,但是有他的庇护,孩子的未来安危就不用自己担心了,即使奥丁是北欧神话的神王、至高神,也不会为了两个孩子去得罪塔尔塔罗斯,从刚才奥丁的话里可以看出他对于塔尔塔罗斯的忌惮,所以他含笑的闭上了眼睛,只留下神色不明的奥丁站在原地。

塔尔塔罗斯,不知道你会不会妨碍我的计划。奥丁在原地呢喃自语。

“他是一个好父亲。”已经退出尼贝龙根的东方舞看着窥天镜中的画面,感慨道。

“但我们却不是好孩子。”楚子航对于那个男人其实是有一丝愧疚的,她与东方舞不同,他并没有太多阅历,对于这一世的亲情还是有那么一diǎn在乎的,虽然与对星玄的感情比起来近乎于无,但是亲眼看着这么一个全心全意为自己好的人死在自己面前,他的心里还是有了一丝波澜。

“我们该回去了。”拍了拍楚子航的肩膀,示意他快走,如果再不走,随时可能会被人发现的,“如果你真的不忍心,可以求哥哥帮忙。”东方舞还是决定安慰一下这个走进牛角尖的‘双生弟弟’。

“不用了。”听到要麻烦星玄,楚子航果断把心里的那丝愧疚抛弃掉。在星玄的剧本里,那个男人是必须死掉的,如果因为自己的一时心软去求星玄,或许星玄会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将他救活,但是他绝对会在心里给自己贴上一个恃宠而骄的标签,对自己的评价会降低很多,这样的话就会与自己一直努力达成的的目标背道而驰。

“我回来了,哥哥(星玄)。”当两人回家后,看到了被他们放在心里最重要位置的那个人正侧身躺在床上翻书。

“嗯,欢迎回来。”星玄放下了刚才被自己翻阅的书籍,“阿舞回去吧,子航就交给我了。”

“晚安,哥哥。”东方舞仿佛察觉出了什么,狠狠地瞪了楚子航一眼,然后向星玄道了声晚安,然后狠狠的甩门离开了。所幸隔壁的电视声,欢呼声,尖叫声混杂在一起,声音比较大大,这才没被他们的母亲和母亲的闺蜜们发现。

楚子航被东方舞的行为弄得莫名其妙,他们两个虽然平时不对付,但是在星玄面前还是会收敛一diǎn的,这次为什么会发这么大脾气。

“好了,子航,你今天也累了,好好去洗个澡放松下吧。”星玄当然知道什么原因,但是他可不打算现在就説出来,他可是很期待楚子航一会儿的反应。

“嗯。”对于星玄的话,楚子航从来都不会反对,乖乖的拿着东西去浴室洗澡了。

等到楚子航从浴室里出来后,星玄感到眼前一亮,黑色的浴袍贴在身上,凸显出皮肤的白皙,原本冰冷的面容因为刚刚洗完澡而显得柔和许多,鸦羽般的头发贴在额头上为他平添了几分可**的气息,此时的楚子航绝对是相当诱人。

“真是的,即使你现在的体质不容易生病,但好歹注意一下,不要总是头发没擦干就出来。”星玄接过楚子航手里的毛巾,不着痕迹的将他摁坐在床上。

楚子航因为星玄在为自己擦头发的同时轻轻按压自己头上的**位而显得有些昏昏欲睡,当他感到身体有异样而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已经不着片缕的躺在床上,而星玄的手正在他的身上游走。

“星玄?”楚子航的脸上有着吃惊、害羞以及喜悦等感情,唯独没有的就是不愿。虽然星玄承认了他,但是从来没有渴求过他的身体,两人只是单纯的盖棉被聊天,这让他有些患得患失,但是这份突如其来的惊喜将他心里的患得患失全部打破,只剩了得偿所愿的喜悦。

“子航乖,*一刻值千金,有什么事明天再説。”説罢,直接含上了楚子航的双唇,深深的吮吸起来,舌头探入了他的嘴里,在他的口腔之中欢快的游荡者。

不一会儿,楚子航便有了一种窒息的感觉,身体起了一种奇异的反应。星玄将这种反应看在眼里,轻轻一挑眉,发现了楚子航自己都不知道的一个秘密,原来他的灵魂之中被大道添加了一丝魅魔本源,这让楚子航在保持自身种族不变的情况下,无意识的改造着他的身体和灵魂,当他动情时会让他更加风情万种,媚骨天成指的就是现在的楚子航。平时冰山禁欲系的帅哥在动情时会变得截然相反,想想就令人觉得期待。

虽然星玄思考了很多,但是并不妨碍他和楚子航之间有**的运动,只见他腰身一挺,进入了紧密的洞**,随即便开始了令人愉悦的冲刺。而楚子航灵魂里的魅魔本源也开始发挥作用,身体在本能的迎和星玄,令星玄享受着极致的愉悦。

夜还很长,有足够的时间让星玄来品味美味的楚子航。

临沧男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男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临沧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潍坊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