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逍遥仙村 第一百二十二章 琴

发布时间:2020-01-16 20:11:31

逍遥仙村 第一百二十二章 琴

演出比赛早开始了。风一和格林坐在一起,他们说话并不多,两人欣赏别人的节目都挺认真的。隔着风一的一边座位是她的同系同学皮伯马及他的家人,他时不时向这边看了眼,每次都不怎么友善。

表演都很精彩,许多歌曲的演奏和演唱都让风一听得大饱耳福,虽然大多的曲子他没听过,也不知道叫什么名,而唱的歌他大多都不懂确切的意思。然而好的音乐并不需要懂得它的语言,在不明其语言下能听懂它的感情,反而显得它更美。

皮伯马虽然看格林和风一的眼光不善,但他的钢琴演奏非常成功,获得了九点四分,在已过节目中竟然在前三,而键盘系演员中的得分更是排在了第一位。

他演奏完下来,开始向格林问这问那,然而格林并不向他介绍她身边的布鲁。皮伯马邀请格林在汇演后去喝咖啡,风一这个能听得懂,而格林谢绝了皮伯马。这时皮伯马显然很愤怒,他的感情里有对格林的愤怒,还包含了对风一愤怒。

格林心里也对皮伯马愤怒,但她的节目还没到,似乎是只好忍着。

风一这时候不小心启动了他的他心通之术,隐约知道了格林和皮伯马的一些过往之事,也知道他们现在的思想。皮伯马曾经追求格林,而格林也曾经被他的才华倾倒,他们曾经有一次很亲密的关系。但皮伯马不久被格林发现是个基姥,而且他更喜欢的是男人,他是个号,于是格林非常恨和看不起皮伯马。

格林的节目到了,她带着不怎么好的心情去演奏。她的弹奏也是非常的成功,但遗憾的是她只得了九点三八分,比皮伯马少了零点零二分。她很难过,她之前看出皮伯马带着不良情绪表演,她有八成的希望成绩能超过他,而结果自己的演出情绪也是不佳,得分比他还少。

风一安慰她,说她的手指力气偏小了,这和琴的质量有关,如果钢琴再好一点,她的演奏一定震惊四座。她不好的心情,因为风一的赞美而渐渐好转了。

风一深不明白的是,那皮伯马一个号基姥,还追求美女干什么,难道他有占茅厕坑不拉屎的习惯吗?这个比喻不怎么好。风一这时觉得自己的知识好缺乏,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好少好可怜!

大家都没有了多少的好心绪,好在节目也已是尾声。最后格林仍然是键盘系演员中的第二名,她的节目过关了,获得了圣诞节演出的资格。

皮伯马本来以为自己身份挺高贵的,邀请格林小姐她再怎么样都应该会赏脸,结果在自己父亲的面前让自己丢了脸。而他的父亲叫老皮吧,老皮内心更是恼怒,自己作为一个电器商巨头,竟然被个小姑娘不赏脸,一定是她旁边那个小伙子的原因,心里想着怎么查出他是谁整一下才好。

风一明白各人的心思,懒得理会。格林丢自己的车在学院的停车场,因为她知道风一开了一辆好车子来,坐上风一的车和他一起走了。她这是自己想这样,还是只为了让盯着他们的皮伯马看呢?确实那个老皮恨恨看着那辆红sè的康塔什,有点呆在那里,他不明白那个开红车的小伙子的父亲会是什么身份。

俩人便去喝咖啡,一直到夜很深的时候才回到了风一下榻的酒店。她以不满父亲不来参加她的演出为由,今夜不回家睡觉了。

她和布鲁睡在同一张床上,有不多的接触,她挺典雅地希望布鲁先生主动对她。而布鲁也是风一呢,却是更加君子,他知道她是被刺激了才住他这的,所以他不想乘人之危。所有人都不能了解风一,他的**的顶点和最低点是重合的同一点,什么激情无情在他的身上可以统一。

这样,两人像未解风情的少男少女般度过了一夜。第二天,风一早餐后把格林送到了学院。在某人腹诽某人性无能之中,风一又开车开始逛佛lán山的街道了。

他没有探到任何万里知的消息,但他直觉加上其他觉判定万里知并没有离开佛lán山,一定是收藏了气息躲在某个地方。他一边开车,一边带着小狐狸精臭娘们见世面。无所谓无聊,他无论在进行什么活动,他一直在呼吸着天地,应万事而不离其宗。

中午之时,他在城东看到有家破产的琴店,店面及其乐器转让费只要九十五万。这店对面向东隔一栋楼是他当初游泳的地方,那个海水构成的大湖。他想到自己暂时还会在这里住不少时日,这里环境自己喜欢,且那个乐器店转让费不贵,好像专门等自己接手似的,便把这个旧乐器店盘了下来。

他把格林叫来,一切手续让格林去办,钱是他风一给,而店主是格林。这一切是因为他懒,也因为他在这里没有户口,更因为他已经对钱财无所谓了。

“我你!亲的布鲁,这是送给我的定情礼物么?”格林很激动,众目睽睽之下当场向风一拥吻。她想不到自己成年后的第一份产业不是父母送的,而是一个才相识几天的男子所送,虽然那个店不怎么样。

风一把二楼也租下来作为住处,从酒店搬了过来,成为了这家乐器店的唯一员工。他看着店,格林仍然去学院上她的学。

店里的键盘类如钢琴、电子琴等有不少,还有敲打类乐器、管类、弦类等,均似乎有不少时间卖不出去,难怪倒闭。而这条街是琴街,很多家的生意非常火。风一不研究别人火的原因和这家店原主倒闭的原因,而是把时间用在了对各种乐器的研究上。

格林是键盘系的,他先研究钢琴。他在风岭师范时,在班主任武尚家弹过仿钢琴的高档电子琴,在音乐教室偷弹过老师教学用的钢琴他自制了把钥匙可以打开钢琴,而记忆中的声音比现在所弹的钢琴差的不是一筹二筹,但这么好的钢琴还逃不出卖不了的命运。

风一知道,钢琴的木质和其中的钢弦的质量决定钢琴的品质,那种北方慢慢长成的木头做成的钢琴,品质会很好价钱也会比较昂贵,会好卖一些。他以还虚之能,把砂子、金属等以分子的形式加进了一台钢琴的所有木质中,增加了它们的特殊度,那台钢琴变得重了两倍以上。这其实在风一来理解,是最基础的炼器手段而已。

这时再弹,这架钢琴的声音美了许多,明显的金属声音,厚重中极大的穿透力与震撼力出来了。他试弹了一首他熟悉的《密西西比河》,虽然曲子简单,但他已经觉得琴声迷倒了自己了。

店门口有几人驻足,想再听一听这美妙的琴声,他们在为这出sè的琴店的生意不景气感到不平中,但那位高大帅气的金发碧眼的年轻琴手还是调琴师或者店员,竟然停止了他的演奏。风一笑笑把店门前的人请走,关上了店门。

风一又开始对琴内钢弦的研究。各种增加分子中的电子个数,重新安排分子排列,那些钢弦已经变成了别的什么古怪金属了他不说得清楚,但他能发现钢弦更有弹性和韧性,听出声音的振动更加悠扬悦耳。他高兴极了,他发现自己还虚以后竟然可以炼器了,发现炼器和点石成金的道理相通。他也觉得好笑,自己首涉炼器竟然不是为了兵器,而是为了乐器。

当他把所有的弦都炼毕,把高兴抑下,他再次弹起钢琴来。然而,他愣住了!他弹不成曲子了,钢琴内的钢弦被他重新炼过以后,音高全变了,害得各弦间的音程全出了原来的规格。

下午格林回来,看到她的布鲁坐在一架钢琴前愁眉苦脸,过去安慰他。她按布鲁的意思试弹了钢琴,笑了起来,笑他没事把弦全调乱了,而她哪里知道他一佷弦都没有调过,只是每根弦都被他炼过一番而已。不过她内心却是翻天覆地,她发现高音键的音量比她所认识的钢琴都大几倍,这简直是传说!

她很激动,当即打叫来一个调琴师,出高价让她加班为这台钢琴调弦。这位调琴师是个中年女子,对这台钢琴是越调越兴奋,越是试音便越高兴,她一辈子到今年还没碰到这么好的一架钢琴。她用了半夜的时间把琴调好了,但她仍然不满意,夜宵都懒得多吃几口,又细心地边听边调。

格林和调琴师一样激动,和她的布鲁一起坐在旁边看着、听着。而风一他精神比谁都好,不睡觉对他来说不算个事儿,拼酒他还和人拼,现在和两个女人拼比坐着不睡觉他怎么会输呢?

天亮了,格林把早餐叫到店里来,女调琴师在格林的一再劝说下,于是三人才一起吃了早餐。之后她又全面细心的调起弦来。风一这时对她是分外佩服,他第一次对他自己以外的人佩服那么多,因为她的敬业精神。

调琴师终于不再调弦了,她弹了一首风一没听过的曲子,有点忧伤却非常动人,格林几乎被感动得掉泪。弹完曲子,调琴师对这架钢琴赞不绝口,主动留下名片,希望能成为这架钢琴的唯一的专职的调琴师。没有谁有空来答应她,因为格林已经迫不及待地坐在钢琴前的琴凳上弹起琴来。

风一觉得格林弹的那首曲子很熟悉,似乎凤岭师范的每位音乐老师都弹过,好像是《回家》吧,古典吉他教材里好像也有这首。现在风一才知道,这位经常和他在一起的美女不单是长得漂亮,她弹的钢琴比她的脸不知道更漂亮了多少倍!这琴声,让风一听了几乎要陷入幻境里。

风一给了女调琴师三倍的钱,在格林的激动中,聘请女调琴师成为了琴店的第一位专业调琴师。调琴师走了,格林却没有去学院上课。她坐在钢琴前,一首一首地弹起来,在这新接手却还没有正式开张的琴店里。

什么时候,店里已经挤进了许多的人,门口之外的人头之后还是人头。听众好多,因为弹琴者的美丽,更因为琴声的呼声与感染,许多附近的人不明白这店有那么好的琴为什么以前那么冷落。有好几个人想开口问这架钢琴的卖价,只是美丽的少女还在弹着琴,忘记了理会人们,也忘记了这是一个琴店。

包头市第四医院预约挂号
清镇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白癜风治疗方法
南充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烟台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