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千金-益母颗粒撒貝寧被偷拍怒報警召今日說法反拍引爭議

发布时间:2020-02-15 07:29:27

撒贝宁被偷拍怒报警 召《今日说法》反拍引争议

央视主持人撒贝宁被风行工作室的跟拍  天津-城市快报3月5道

3月1日下午,央视主持人撒贝宁(微博)驱车外出进行两会的报道工作,一路上被风行工作室的跟拍当撒贝宁发现被跟拍后,将车掉头反过来追击跟拍者,随后报警然而就在撒贝宁与风行工作室的人等待警方时,《今日说法》栏目组的也赶到现场,并用摄像机对跟拍的司机和进行拍摄该消息曝光后,友评论众说纷纭,虽然撒贝宁最终与风行工作室的人达成和解,但《今日说法》栏目组进行现场拍摄的行为是否合理也值得商榷昨日采访到本市四方君汇律师事务所,魏炜律师对该事件分析为“撒贝宁和栏目组的都欠妥”

开端

撒贝宁出行发现被跟拍

3月1日下午,央视主持人撒贝宁从家中驱车外出,随即被风行工作室跟拍撒贝宁一开始并未发觉自己被跟踪,直到车子行驶到了崇文门东大街附近时,撒贝宁才终于察觉身后有一条甩不掉的“尾巴”有意思的是,跟拍者发现自己暴露时当即掉头离开,撒贝宁见状马上掉头反过来追击跟拍者,一场现实版的反跟踪大戏在崇文门附近上演

在追上跟拍者后,撒贝宁随后将车靠近路边停下,并特意别过车身,让后面的车也不能离开下车后撒贝宁报警并开始和风行工作室的人员交涉据风行工作室司机透露,撒贝宁当时质问开车的司机“你们是不是风行工作室的人”

据了解,撒贝宁问跟拍者身份时,跟拍者先是声称自己是南都娱乐周刊(微博)的,当撒贝宁要求对方出示证明时,跟拍者由于一时拿不出证明,又改口说是风行工作室的撒贝宁还透露,他遭遇跟拍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但这次还是第一次和跟拍者正面对峙,“如果公众有娱乐需求,你可以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采访,但你跟在我后面偷拍,被我看见了,我必须得问问”

发展

《今日说法》栏目组现场拍摄

就在撒贝宁与跟拍者在现场等待警方的空当,《今日说法》栏目组的也来到了现场,并用摄像机对跟拍汽车和跟拍者进行了摄录,还称要曝光跟拍的摄像和司机

昨日联系到风行工作室的负责人卓伟,卓伟对《今日说法》栏目组的行为表示疑问,“我们跟拍是为了报道,为了工作,撒贝宁叫来中央电视台的拍摄我们的摄像和司机是为了报道吗这应该是突发事件吧,这样做是否已经越权了而且撒贝宁是公众人物,我们的司机和只是普通人,对普通人要这样拍摄吗”

结局

双方已经达成和解

据了解,撒贝宁由于要赶往两会的报道现场,并没有和来到现场的民警前往派出所解决问题,而是由《今日说法》的同事代替出面在派出所,警方查看了双方拍摄的内容,风行工作室负责人卓伟也出示了南都娱乐周刊的证明,证明是正当的采访随后,双方都提出了和解的意愿,但风行工作室的人表示需要撒贝宁本人露面,并且解释一下《今日说法》栏目组的出现原因

对此,撒贝宁的解释为,当时他的同事正在采访地点等他,“见我一直没到,便打问我怎么回事,我是要我的同事帮我拍下整个过程当证据”但据现场的和司机回忆:剧组人员当时将镜头对准了他们,不知道这样的证据能有什么用昨日联系卓伟,卓伟表示已经和解,“这事儿结束了”

声音

《今日说法》栏目组为啥出现

尽管当事人表示事件已经过去,但友关注的热度却丝毫没有削减尤其是对于《今日说法》栏目组的出现让很多友表示不解,“既然已经报警了,那就要交由警方解决,用得着自己取证吗”一位友评论道

此外,也有很多友表示,为什么两会的报道需要《今日说法》栏目组出动,即使撒贝宁不是临时召唤栏目组来帮忙,那栏目组摄影就可以擅自拍摄吗,采访都是临时决定的吗昨日试图联系撒贝宁本人,但其一直无人接听

律师

栏目组方面做法欠妥

昨天下午,采访到本市四方君汇律师事务所的魏炜律师,在了解事件经过后,魏炜表示事件本身还差很多证据,他说:“如撒贝宁所说,他和《今日说法》栏目组早就约好见面,最好能提供证据,不然单凭嘴说是难以让众人相信的另外他们提前约好的也不会是要报道跟拍者,那么拍摄临时出现的跟拍者不能说是违法,至少说不妥公众很容易将这种行为理解为公权私用,或者说是有意报复”

至于报警后该不该采取行动,魏炜律师表示报警就意味着当事人要将事件交给警方处理,而且面对一名普通和一名司机,用摄像机拍摄并不是明智的做法

脑血栓服用通心络怎么样
小儿咳嗽有痰吐不出来怎么办
慢性肝炎急性发作能治愈吗
新生儿要吃四磨汤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