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符文猎手 第一百一十章 大小姐的推理

发布时间:2019-10-12 18:49:56

符文猎手 第一百一十章 大小姐的推理

“作为卡塞罗斯继承人的卢修斯,在幼年时代的经历竟然是一片空白

,就算是最严谨的文献,在介绍这一段历史中竟然也只是寥寥几笔带过呀。卢修斯在自己年幼时就和自己的母亲一起被赶出了城堡,受到议会的百般刁难……然后一下子就跳过了几十年,这家伙居然带着自己的骑士团屠龙归来,这种充满传奇色彩的故事怎么没能流传出来呢?”

罗拉娜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看上去像是已经洞察真相的样子,但就算这样她也依然不肯离开埃尔的背后。

“另外让人奇怪的一点是,当时的文献虽然记载了在灾难到来之前向领主提出警告的那个苦修士,但是却没有在这里提到过艾德里安的名字!而在有关于艾德里安最后牺牲的故事里,也没有提到这一个情节呢。”

“这确实是我没有想到的一个疏漏,不过如果仅此而已的话,似乎和您刚才的推断并没有必然的联系啊?”艾德里安点点头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但是脸上依然带着探询的神色。

“虽然您设计的幻境本身是假的,但是幻境里的故事却要依托于实际,否则骗不过褐土丘陵的原住民。所以我可以进行这样的推断……这里面唯一可以确认真实的历史,就是卢修斯出现在公众场合时的剧情,因为这些故事是迪弥恩特人亲眼所见,口口相传之下根本无法保密,也难以篡改,所以您只能修改不为人所知的那一部分故事线。”

罗拉娜咳嗽了一下,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一共设计了两条平行的剧情,一条是艾德里安埋藏宝藏的故事线,另一条则是卢修斯夺取领主宝座的故事线。渴望得到财宝的强盗最开始关心的都是艾德里安这条故事线,但进行到最后他们才会发现,还有另外一条故事线存在,于是他们只好重新开始关注卢修斯。”

“然后呢?我还是没有听到你的推断依据啊。”艾德里安不置可否地说道。

“这不是很明显的吗?卢修斯和艾德里安这两条故事线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着一些疏漏,但是因为本身微不足道,而且强盗们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你留下的所谓关键线索上面,所以他们完全没有察觉到这其中的违和之处。”

罗拉娜的话让站在旁边默不作声的罗杰老脸一红,忍不住将视线偏转到一边。有些事情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现在回想起来,确实如罗拉娜所说,在那个梦境中有一些很不合理的地方,但因为并没有影响到剧情的发展,所以也就被他下意识地忽略了过去。

“比如说,传说中的盗贼王艾德里安为什么要隐居在这座城市里?迪弥恩特虽然拥有富饶的矿脉,但毕竟还只是新开拓出来的领地,在卡尼拉斯诸王国的版图中不过是九牛一毛。你可以编造出许多看似合理的理由,但都无法解释最关键的一个问题――这座城市究竟有什么东西吸引他留了下来?”

罗拉娜竖起三根手指,慢慢地收回第一根。嘴上继续说道:

“对于大名鼎鼎的盗贼王来说,世界上就没有偷不到的宝藏,甚至包括少女的芳心。无论金钱美女还是权力地位,迪弥恩特不可能存在他能看上眼的东西。那么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座城市本身对于他而言有着特别的意义,或者进一步推断的话,这座城市其实就是他的故乡!”

“精彩的推论,让我无话可说。盗贼王浪迹天涯,就像风中的落叶一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将会飘向何方。如果还有一座城市能让他停下脚步的话,那只有可能是生养他的那片土地。”艾德里安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感叹道。

“第二个漏洞来自于卢修斯这一边,您想要塑造一个虚伪的反面角色,但是太过于刻意反而令人生疑。卢修斯带领骑士团赶到地下消灭恶魔教徒这一幕剧情,虽然具有戏剧性的转折效果,但实际上根本没有必要。”

罗拉娜收回第二根手指,看着艾德里安的眼神里带上了几分讥笑。

“如果卢修斯真的和恶魔教团有所勾结,那他完全不用赶过去阻止议长。相反装作不知情的样子继续庆祝,等到议长自以为成功的时候再反戈一击才是正确的应对手段。我完全想象不出他急匆匆赶过去有什么必要的原因,尤其是他在最后还想要偷走地心之印,更是可笑的无稽之谈。不过我也是在这一段剧情之中,发现了关于您真实身份的线索。”

“喔?难道说……我明白了。”艾德里安先是疑惑,然后突然恍然大悟般地一拍脑门,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

“没错,在这一段剧情之中,卢修斯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一个卢修斯在大街上与热情的围观群众互动,不急不忙地向城堡前进。而另一个卢修斯却暗中通过密道潜入到城堡地下,与恶魔教团上演了一出双簧的好戏。这里其实已经发展出了第三条故事线,只有多次进入幻境者才能挖掘出来,但是不巧被我们直接撞了过去。”

罗拉娜放下第三根手指,紧握成拳头,收起笑容正色说道:“第三条故事线暴露了一个真相,那就是卢修斯的替身,同时也说明了他还隐藏着另外一层身份。虽然您在第三条故事线中为他安排的是一名想要控制恶魔力量的野心家,但这条故事线已经被证明是虚构出来的。那么在同一时间里,真正的卢修斯到哪里去了呢?”

“他正在暗月神殿处理自己过去的身份!”罗杰听到这里,突然心中一动,忍不住脱口而出。这话说出口的时候,就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但是仔细想来,要按照罗拉娜的思路继续往前推的话,这未尝不是一个合理的解释。

“没错!”罗拉娜拍拍手,脸上重新浮现出笑容:“我们没有经历艾德里安的故事线,但是他将自己的宝藏埋藏在暗月神殿却是一个事实,这说明了他和暗月神殿的关系匪浅。为什么非要藏在暗月神殿里?”

“第一个原因是安全,因为苦修士不可能监守自盗。第二个原因还是安全。虽然盗贼王的名号闻名天下,但说穿了也只不过是一个很厉害的窃贼,这样的身份永远都拿不上台面。现在既然已经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财产和地位,当然要和过去不光彩的历史一刀两断。盗贼王突然消失肯定会引起有心者的注意,但要是他看破红尘,自己选择信仰暗月,成为一名避世的苦修士,往黑森林里面一藏,那可就没人能找得到了。”

“盗贼王从此消失,领主后人重归故里,夺回属于自己的宝座……一个人消失,一个人出现,如果说这纯粹就是巧合的话,未免太过于牵强了吧。”罗拉娜说道。

“到目前为止这还只是你的猜想而已,要说‘过于牵强’的话,反用在你身上也是一样。”艾德里安微笑着说道。

“知道刚才为止,这些东西确实还只是我的猜想,但您的态度无疑证实了我的判断。”罗拉娜眨眨眼睛,嘴角微微挑起,脸上的微笑突然变得诡异起来:“问题在于此时此刻我有什么必要给您提供切实的证据呢?这里又不是需要证据才能定罪的法庭,我的目的是想要让他们相信我的话,而不是您啊,艾德里安大人。”(去读读om)(江苏)

山西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常德治疗卵巢炎方法
云南治疗龟头炎医院
山西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常德治疗卵巢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