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六间房唱战背后的财团博弈手笔惊人

发布时间:2019-05-16 17:56:59
央视再度聚焦电子竞技中国引领世界潮流
新网被指存漏洞导致域名被盗用户称考虑索赔
中国正努力缩小AI人才供需时间差

导读:所以,当你还对直播或者某位主播等“无聊经济”呲之以鼻,并觉得土豪们毫无头脑的拿出几百万、几千万砸在一个非明星的素人主播身上是打水漂的时候,该换下角度去看下这些事情,因为他们打破了传统经济学的基本逻辑,以直播为代表的“无聊经济”绝不能用简单的供求逻辑

近期,直播界好声音-六间房唱战如火如荼的进行中,关注量爆棚的同时上传出了另一种声音:某财团许诺给另外一财团千万级别费用,作为其放弃助推旗下主播的筹码,以让自己可以甩掉竞争对手猛推本身旗下主播赢得唱战。此事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这背后的产业链水又有多深? 最近关于六间房石榴直播唱战赛事的背后爆料接连不断,从各大社交媒体流出的花边充斥我们的眼球。因无聊而产生的经济现象,被戏称为无聊经济。无聊经济助推络直播大力发展,现实中存在的无聊需求的人不在少数,更有一部分人出手阔气,常常为主播送出天价虚拟礼物。

而唱战背后的财团之间所进行的博弈如此之大手笔,另很多人费解,实际上我们顺着红经济及粉丝经济的思路往下顺捋,会发现道理着实简单。资本皆是逐利是共识,财团作为资本链条中的一个组织结构,必定也会考虑投入产出比,其猛砸的千万级别费用,可让旗下主播的胜率大大增强,而一旦主播在唱战中胜出,身价倍涨的同时可让财团成倍收回投入,如此生意,何乐而不为?

六间房石榴直播的唱战堪比年度宫斗戏,唱战门道真够多,六间房石榴直播某位主播在微博中爆料,竞争对手经济公司(某财团)想以千万级别价格让旗下的主播退赛,随后不久又删除该微博。

先不论此事真实与否,不可否认的是,络唱战本质终究是一场商业类活动,而商业的本质是来自利益的驱动。而无聊经济需要有生存壮大的肥沃土壤,无聊的背后是大众真实无聊需求的存在,发掘并利用好其中的需求,就能创造巨大的商业价值。淄博博山规范违法生育案查处
>

土豪你是振奋还是手段?

据络相关的数据表示,行业报告数据显示,2015年直播行业市场规模约为150亿元,到2020年,总范图肥MM8种美味食物必须拒绝
围还将上升至1060亿元。而另一份络相关数据表示,六间房石榴直播唱战2015年累计票数在3亿左右,依照该平台的规则折合人民币在3亿左右。2012年起至今年的唱战,正是5周年,那末,假如粗略算来(假设那四届唱战均在这个数量级),这个唱战规模基本也在十亿左右。

当然免不了有人觉得这是虚高,而在六间房石榴直播唱战中参加混战的各路土豪、资本是否是太傻,被红效应、直播过热现象冲昏了头脑,削尖脑袋的往里面扎?还记得著名经济学家马光远怎么评价papi酱的么?在他人都觉得papi酱太贵的时候,罗胖抄了个底,事实证明确实如此!时至今年3月,papi酱取得真格基金、罗辑思惟、光源资本和星图资本总计1200万人民币融资,估值1.2亿人民币左右。

所以,回过头来看各路资本往六间房石榴直播的唱战争先恐后的鱼贯而入的现象,实际上,他们并没有被冲昏头脑,只能说这背后的资本运作套路太深,将资本规律应用到了极致。而资本运作的本质就是资本与资产的交易,用资本换资产者为投资,用资产换资本者为融资。

衡量一项投资是不是成功的标准不是看投资的资产是不是能赚钱,而要看它是否值钱。最典型的案例就是著名投资人米尔纳在2009年,倾其所有拿出2亿美金投资了facebook,并且,只占有不到2%的股权,没有董事席位,更没有任何投票权。同时facebook一直没有盈利,华尔街当时对这个交易的基本看法是太荒唐了,他们觉得米尔纳简直是疯了。然而,2012年Facebook上市时,米尔纳的这部分股权的价值超过了60亿美金。从笑话变成了神话,股价仍在不停的升值中。所以,资本本质还是嗜血的,看的是最终的回报,而不是它目前是否能赚钱。

是昙花一现还是万古长青

而现在,红靠自己单打独斗,搏出位的机会愈来愈渺小,那些越依靠个人先天优势的个体红,越不会得到资本的关注重视,昙花一现后就是凋谢期。而像这样的人不在少数,比如叶良辰、庞麦郎等,当时大量的关于他们的稿出现,紧接着公号大V、品牌方、social开始随着转起,铺天盖地的相干信息就井喷,然后,烧到朋友圈、微博、知乎等社交平台。一度成为在络上以及人们日常谈论话题的热议。但是,他们的可复制性强,门槛也较低,最后的结果必定是销声匿迹。而最后终将离不开依靠专业和优质的团队打造、包装与营销。

所以,资本更加钟爱的,是那些有组织、有潜质、有系统、有爆发可能性的主播或者红。

当然,这必然会投入大量资本,许多主播个体、小的红经济公司基本是承担不了的,红的打造乃至比传统艺人的打造可能还要依托公司的资金投入,要想指着红去赚钱,前期的投入是必然的。同时,在直播行业中,大平台有限,能弄得起大规模针对主播、红年度活动的平台寥寥无几,能像六间房石榴直播在水立方和鸟巢搞出动静的确切没有几家。

从六间房石榴直播唱战背后的资本混战不难发现这些资本、财团、红经济公司如此烧钱是成体系的,对主播的包装、推广和营销,和形体、才艺等方面的培训是必须的,而这些资本对控制成本产出也是自成体系,随着直播、红产业集中化程度愈来愈高,一般的资本投入产出比例是相当可观的。同时,从叶良辰、庞麦郎等昙花一现的红个例上不难发现,他们的生命力一般只有很短时间的期限,这段时间过后就再也没有爆炸井喷式的曝光率,所以,当他们没法在相当一段时间继续红下去的话就会很快被雪藏。

存在即真理,如何极具价值的存在

当我们回到六间房石榴直播的唱战各路财团混战事件来看,他们同样也不关注一个主播能红多久,而是能否以一个合理的成本介入,然后,才能够让他们在一个基础之上更红。同时,他们也看中粉丝经济的极强粘性。以曾经在六间房石榴直播的唱战中担当过评委的高晓松为例,《晓说》通过某平台聚集了很多粉丝,后来《晓松奇谈》又在另外一个平台上,用户量还是不停的上涨。变换平台对高晓松和粉丝而言来讲有影响么?确切没有。粉丝只关心他本身这个人,而不关心他在哪一个平台之上。

所以,当你还对直播或者某位主播等无聊经济呲之以鼻,并觉得土豪们毫无头脑的拿出几百万、几千万砸在一个非明星的素人主播身上是打水漂的时候,该换下角度去看下这些事情,因为他们打破了传统经济学的基本逻辑,以直播为代表的无聊经济绝不能用简单的供求逻辑,和价值创造的规律来思考,其深入改变了传统的供应链逻辑、推广路径,以及行业的成名机制,借助移动互联的优势,直接跳过了传统的造星培养模式,以及漫长的成长时间,迅速碾压传统的成名与吸金机制,对资本而言,具有极大的增值想象力。

眼尖儿的资本只在乎未来是不是值钱和有想象力,而不在于现在是不是赚钱。因为,在他们眼里,值钱和赚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所以,即便整个直播行业一朝梵花散尽,落花尤似坠楼人之时,你在那个最好的时期过后还存在着价值,那么,你就赢了意大利孕妇头部中弹昏迷四个月剖腹产婴后去

三诺血糖仪准不准
孕妇血糖正常值
正常血糖是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